【第二届精装修大会】如何洞见精装修后市场未来
联系电话:010-68358539
会员服务QQ:
当前位置:首页 > 关于协会 > 协会动态

【第二届精装修大会】如何洞见精装修后市场未来

发布时间:2019年12月12日 编辑:李聪

    

    2019年11月19日,由中国建筑装饰协会(以下简称:中装协)主办的第二届中国精装修产业发展大会暨世界包豪斯设计大赛总结典礼在北京隆重举行。大会由中装协全装修产业分会、浙江亚厦装饰股份有限公司承办,深圳市宝协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千年舟新材料科技集团有限公司全程战略合作

      

      圆桌论坛环节,第二个主题对话“如何洞见精装修后市场未来”,搜狐焦点家居全国主编刘耀儒担任论坛主持人,蓝城集团装饰公司总裁余维,北京金龙腾装饰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孙喜顺,美洲豹装饰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宋跃明,中国品宅集团董事、南昌大学客座教授李汝超,HDD创始人、中航装饰设计院院长黄咏涛,中梁精装公司总经理邹振,杰恩国际设计副董事长、院长何鹏现场论道,就精装修行业的发展为产业链各企业带来了哪些发展机遇?各企业应该如何应对?有哪些难点需要提前规避?以及上下游一体化如何能不流于表面,真正融合发展等话题进行了探讨。

以下是对话内容:

搜狐焦点家居全国主编刘耀儒

刘耀儒:刚才罗秘书长更多是从突围之路的方向来谈行业的趋势和行业的现状,第二个论坛我们开始洞见精装修后市场,后市场也给我们提供了发展的新机,我们可以看到哪些发展新的趋势,我们重点就这一块做深入的探讨。

首先请各位老总介绍一下自己,说说各自的企业在行业发展中贡献了哪些力量。

蓝城集团装饰公司总裁余维

余维:我来自蓝城集团装饰公司。我们公司隶属于蓝城集团,是蓝城集团唯一的精装修专业公司,公司下属有五个子公司,建设管理-室内设计-软装家居-装饰工程-材料供应-幕墙工程-园林古建工程为服务产业核心,提供以品质为基石的全产业链一站式综合生活服务。我们核心的板块还有精装修的待建,覆盖很多的产业链,等下会具体讲到。

北京金龙腾装饰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孙喜顺

孙喜顺:我是金龙腾的孙喜顺,金龙腾到在北京注册,到今年已成立23年了,主营业务是为客户提供住宅、商业地产及其他公共建筑的精装修工程的设计、施工一体化服务,在精装领域也做了小20年。

美洲豹装饰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宋跃明
宋跃明:我是宋跃明,来自美洲豹装饰股份有限公司。我们的公司座落在江苏无锡,20年来专注装饰装修设计、施工与服务一体化,从去年开始参与了精装修产业的研讨与研发。

中国品宅集团董事、南昌大学客座教授李汝超

李汝超:我是李汝超,来自上海,中国品宅集团董事。我们从事选择环境、营造环境和改善环境,站在客户的角度,思考客户的需求——客户有两个需求,一个明需求,一个暗需求,明需求性价比高、速度快、后续服务到位等,暗需求是客户住进房子以后,如何能在身心健康、家庭和睦等各方面都有提高。

HDD创始人、中航装饰设计院院长黄咏涛

黄咏涛:我是HDD设计总监,也是中航装饰设计院的院长,我们在全国有二十多家分公司,主营业务是商业地产项目、地产全装修、精装修以及商业项目。

中梁精装公司总经理邹振

邹振:我是来自于中梁精装的邹振,中梁控股集团以地产为主业,中梁精装作为中梁控股的创新板块,业务有两条主线,一条面向B端地产企业,提供系统性精装服务,品牌为中梁精装;另一条面向购房业主,提供一站式家居服务,品牌为梁筑生活。

杰恩国际设计副董事长、院长何鹏

何鹏:我是何鹏,来自杰恩国际设计院。杰恩国际创新传统设计产业模式,联合合伙人以平台化模式和资本运作的方式,整合设计全产业链资源,实现设计全专业领域规模化,依托设计咨询将服务全流程化,拓展设计产业链,向文化创意产业延伸价值。

刘耀儒:随着政策和市场导向,一方面是精装房政策的普及,另一方面是存量房时代到来,后市场这块的容量不断被挖掘,在座各位如何看待此趋势,您认为带来了哪些发展新机?

余维:谈到精装后市场,我的背景稍微有点特殊,我本来是房地产开发公司的。国家出台的各项政策,大量推行精装修,确实是非常好的机遇。当然机遇和挑战是并存的,现在竞争也越来越激烈,很明显的一点,如果没有完善的体系支撑,没有足够的技术来支撑,很难发展得起来。大家担心这样的问题:一旦房地产行业有相关人才的需求,乙方的管理人员很有可能变成甲方,乙方变成甲方,乙方的管理人员从哪里来?

装配式装修是两个需求,一个是刚需,一个改善。我觉得两者是不矛盾的,装配式建筑可以更好的适应房地产的快速发展,很多装修企业开始研究一些部品部件,以便能够很好顺应这些发展的需求。郑教授讲了,为什么从事设计?因为设计可以做很多创新,中国的发展理念离不开设计。在座很多都是设计出身,设计是创造价值。我觉得这个板块能够持续发展。

李汝超:是机遇,也是挑战。刚才提到人才包括设计人才,企业如果在这方面先发力的话,就占了一个先机。

孙喜顺:我认为精装修是从标准化的过程中转化为工业化的发展。第一个点,在增量市场做标准化产品,消费者的需求不足以满足;第二点,目前都在谈增量市场、去库存,尤其精装修企业,确实增量市场很大,但精装修专业化程度不好确定、也不统一。

宋跃明:精装后市场的未来,围绕三点来展开:新时代、新契机和高质量发展。在目前的中国,精装修是产品吗?这个产品是开发商的,还是装饰公司的?今天有缘和大家聚在一起来探讨精装修,近几年行业当中很多公司做了转型和再定位,亚厦开辟了装配式内装板块,甚至投入了生产线。正是因为这个板块的市场增量非常大,大量装饰公司的涌入,最终可能产生两种分化结果:一种是行业内企业规模、企业产品质量参差不齐且长期并存;另一种是通过优胜劣汰,行业内仅存规模和品牌企业,当然这种结果的产生需要相当长的过程。

新时代的大方向是供给侧改革,地产行业不再是“红火”的状态,近两年大量的地产公司宣告破产、重组、合并,数量会大量减少。同理,装饰公司也面临一样的情况,数量急剧萎缩,这是必然结果,不会以企业或者个人的意志而改变。

综上,我觉得,后市场是有契机的,如何抓住?如果企业不是像亚厦、金螳螂、中天一样,不是专业的生产型或垄断型企业,请记住:选择大于努力,寻求关注精装修质量和品质、有发展前途的地产公司,与它合作共同研发和发展精装修产业。美洲豹在这方向做了尝试,效果非常好。

据推测未来地产公司会留存率在30%到40%,大家一定要选择有前景的地产公司作为合作伙伴,参与到精装修市场中,和地产公司共同发展,坚持高质量发展路线,打造全产业链的品牌——这个品牌是民心所向、众望所归的,是政府倡导的美好人居,并实现了提升广大人民群众幸福生活的目标。围绕这三点,我觉得精装修产业的美好未来肯定是清晰可触摸的。谢谢大家。

李汝超:每个公司搞装修设计,追求一流的设计、一流的创意、一流的服务方式、一流的服务态度,都具备了以后怎么竞争?有一个不能竞争层面,就是如何拿到客户的图纸。理想的状态是精装修住宅能够让客户在方方面面都感到满意,包括细节方面,同时到达明需求和暗需求,这不单对客户有益,对装修公司或设计师自身来讲都有益:提高市场满意度、加大老客户介绍新客户的可能、提升影响力等,这是多赢。具体的细节,包括但不限于以下:比如,房子缺角,无论客户是不是住进去了,是不是意味着贬值了,在装修上怎么解决?比如,在做洗手间装修时,同时针对腰不好、肾不好做出了设计方案,切实满足定向客户的功能和心理需求。比如,有些客户比较在意风水方面,又注重孩子的学习问题,那么厨房在东北方、主卧室在东南方等,功能空间的分布在风水上有什么讲究,颜色选择与搭配会不会影响风水布局,这么问题,这些问题装修公司都要考虑到。

黄咏涛:精装修后市场对我们来说更多是机遇,因为我们有更多的的机会和地产公司合作,拿到项目工程。这些年因为出差,在全国各地走,我了解到很多传统的家装企业在这方面实力不是那么强劲、资源不是那么丰富,他们的蛋糕、奶酪是被动了,有些企业市场份额急剧缩小,甚至有一部分企业倒闭,其中包含一些当地的品牌垮掉的也有。是不是这样的家装企业没有机会了?通过这几年和业界的交流,我发现他们还有另外一些机会,而且也做尝试了,一下子做几千套房而且做得很好,但交房投诉比较多。我老家在成都,成都的楼盘是十个楼盘交房,十个楼盘发生游行,投诉非常多,当然有各种原因。

我们的精装修房一般在质量上,一些头部企业的项目通常也有保障,但是过了保修期以后,或多或少还是会出现一些问题。传统方式是出现问题后找之前的装修公司来解决它,但是客户反映:大部分的装修公司后续的服务跟不上——因为他们看不上这种小修、小补、小换,反映问题后可能一个星期才才到实地去查看,查看了也不愿意接单,接单了报的价格也是天价,严重超出客户的接受范围——这是高频次的现象。我的一位重庆朋友,以前也是做工装的,这两年深圳环境越来越恶劣之后成立了一个公司专门做小修、小补,而且能够快速地、灵动地解决这种问题,客单价并不高,但是价格很透明,在某些特殊项客单价高于传统装修,他们公司这两年的产值非常不错。它的运营方式和传统装饰公司不一样,可能以社区店的形式,每个店的单店面积很小,会在很多小区分布,而且会根据小区本身的装修风格备好材料、通过线上线下的方式,像盒马生鲜、链家一样,一有相关问题就可以找到他们,这块市场不容小视,是中小装饰企业可以尝试的方向。

邹振:从熟悉的行业领域及企业背景为切入点,思考得出三种趋势。

第一,精装房升级的后市场。我所管理的企业是从房地产孵化的创新业务,我们共同的客户是购房客户,所以更深刻地感受到目前市场上,房地产开发商的基础装标:1000以下的也有、大部分在1000-2000、2000以上的有限,而这些装标功能上多少会有缺失的情况。

第二,毛坯房整装的后市场。现在定制精装的概念经常会被提出来,之前也有很多主攻这个方向的企业,但是标准的基础装修,满足基本功能之后,还会有很多个性化、定制化的需求,比如软装、装饰背景的个性化的需求,如何满足?开发商的常规套路不超过三种,功能上有欠缺,个性化有需求以及个性化需求也会变化,达到一定量之后,就形成毛坯房整装的后市场。

第三,装修翻新的后市场。从全生命周期来看,装修不是一次性,未来五到十年,会有一些更新和迭代,整体的风格过时了,希望换一换,这个时候产生二次翻新装修的市场,这也是精装修未来后市场可以做的很大的一个空间,目前有不少企业做翻新做得不错,虽然量没有那么大,但是活得挺好。

另外在近期的战略规划中,我们在思考地产、精装和物业怎样形成生态闭环。地产开发提供的是房子,但是房子有的是毛坯房,有的是装修房;通过精装服务,给购房业主提供可以入住的家;再通过物业服务于业主的日常生活,形成房子、家居、生活的生态链闭环。

以上是我对精装修后市场的一些认知和思考,与大家做一个分享。

刘耀儒:一方面,做大做强的公司在市场占有率,影响力做得很好;另一方面,小而美的公司也有自己的生存空间。

何鹏:我从毕业就开始一直在做设计至今20年,期间曾经做过装修施工却没有做好,决定以后只做本专业的事。我认为:首先精装修一定要设计创新、而且协同化设计特别有必要。设计是工程的第一重要环节,所以在设计的时候要考虑:谁是使用者?他的生活或使用场景是什么?其他的配套设计如何配合?不考虑这三条,后期还会做很多修改和调整;那样就失去了精装修的意义。其次,中国精装修的本质是业主的随心式定制。有很多业主已经习惯了这种精装修方式,甚至在他们去国外生活之后都要考虑到那里后怎么装修。要知道国外和中国不一样,不会按照中国的定制业主中心论:我的就要和你的不一样。这种方式在网络上定义为:不喜欢就不需要。第三,现在精装修后市场最大的市场应该是配饰,包括欧美、加拿大、日本这些都是装修完了、只需要业主配饰就可以入住了。

刘耀儒:刚才更多是从行业角度探讨,针对这些机遇和挑战,在座企业大咖出出招,细化成企业在做的事。

余维:我还蛮触动的,欧美的标准和中国标准的差距多大?中国还在追求的过程当中,处于“我没有但我非常想拥有”的状态,也就是在现实生活中没有达到某种境界但内心开始畅想预期效果,就像有人会设想自己有钱了可以买一个相当好的产品一样。这种转变现实还需要过程。

有两个潜在市场:一、软装配套市场。现在我们就相应的软装配套,目前在房地产装标绝大多数是1000-2000的情况下,怎么体现个性需求?这时候按照个性化需求打造软装,可以提升整个空间的品质和体验感,所以未来软装配套的后市场很大。二、改装和二次装修市场,无论是1000的装标、1000-2000的装标,还是2000以上的装标,客户不能长久的维持交付时的状态,无论是五年、十年、十五年,或者更长或更短的时间,或多或少会进行改装或二次装修,而且日常生活中洗碗机、收纳柜等产品,不满足需求或更新迭代了,需不需要换?很多房子都出现过这样那样的问题,在这方面我们很有感触,我们也有自己做这个工作的施工队伍。在精装修中,这方面的黏性不是摆进去就好,而是工程的不断改良,这需要客户和施工企业、软装企业保持良好的联系。

刘耀儒:越来越重视后市场局部的细节产品和服务,甚至会考虑到开关、灯泡坏了怎么换,重新改装变成智能家居怎么整?

孙喜顺:我觉得站的层面不太一样,从精装修市场看,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因素:一、标准化产品。主要是装修开始之后直至客户入住前的所有标准化产品,这源于经济、源于消费者需求。我们从2016年开始研究这个领域,但是做了几次没有成功,根源可能与业主有关,以前是to B,现在是to C,再往后考虑,就是软装、家居,包括灯具、智能,这些市场也蛮大。二、采买和环境。我们以前规划的思路和采买、环境有很大关系,做完之后我也退出来了,现在没有再去碰。三、售后服务。批量进装修过来,客户、装修公司、房地产公司三者之间会出现维保的问题,这也可能是精装修的增量市场,这个生机还不错。

从增量市场看,第一、标准化产品,房地产公司会让精装企业去做;第二、硬装产品的升级,怎么玩?用什么思路去玩?第三、软装和智能,我们做吗?我们是不敢做,还是不能做?那么谁能做?第四、售后,增量市场前者和后者三者之间的关系,每个企业都有自身的优势和定位,这样会市场很好。

从存量市场看,对精装企业而言是一个非常大的市场。但在这个市场切入和运营的方式,与以往在做增量市场的方式,无论是在管理、资源、系统等方面会有很大的差距。市场不错,但要谨慎。

刘耀儒:孙总也是趟了一些坑,从坑里爬出来了,跟我们说这个市场OK,但是企业具不具备这样的实力、有没有前瞻性或者可以投入多少人力成本,怎么衡量和判断,在这里也和各位分享下。

宋跃明:中国精装修住宅有两个维度,精装修定位要从消费者需求角度考虑,精装修后市场要了解中国的特色。目前这方面的特色体现在两个方面:一、经济发达地区对精装修的需求标准已经超过了目前房地产公司所供给的精装修产品;二、住宅有用来住的,用来投资的,或用来出租的。房地产公司针对这些情况可以进行细化的市场定位、提供不同的精装修等级产品。

今天有幸和大家共同探讨这个话题,我理解“洞见”,建议低端市场慎入。希望在座的各位往后看看,目前,按照目前的中国生活水平,大部分地产公司提供的全装修的产品已经和老百姓的诉求有一定的差距,比如推行的1.0版本,实际老百姓需要的是3.0。

我非常赞同亚厦王会长的产品定位,也问过他们价位,带有一点装饰设计感的成品住宅精装修价格在2500到3000每平米,这是目前最恰当的价格。虽然主导权在地产公司手上,但是我觉得装企要坚持,行业要引导。装企要和志同道合的房地产公司以及产业链企业合作,参与或共同打造研发精装修产品,并且在全装修行业中塑造几个龙头精装修品牌,引领精装修产业高质量发展。以上是我个人观点的阐述。

李汝超:我们装修就是装心,装好了客户就开心,装不好客户就闹心,尤其注重水和火(火就是电)、开关摆放、客厅在东南方、电视机摆放等,这些摆放很有讲究,比如:电视机摆在东方很好,摆在西边容易有是非,夫妻容易抬杠,家庭不和睦;空调摆在西南方,未来市场发展前景好,如果放在西北方会破财,男人不顺,婚姻不好。客户交给我们的房子就相当于一张白纸,中医讲上医治未病,下医治已病上医治未病,下医治已病”,装修也一样,也分上装、中装、下装,上装就是设计前端设计好,拿到图纸就能看到情况。

黄咏涛:我从设计的角度聊聊我们做的探索,全装修、精装修推进之后,有很多好处,也有一个最大的硬伤:造成千人一面,个性化不能满足。最近我一位深圳朋友买了套全装修房,装修花了很多钱,呈现效果中规中矩,我的这位朋友想着再做一下装修,改装更得浪漫一点、青春一点。这也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好的研究和探索课题——新房改装。我们团队曾经也做过这方面的研究和探索,后来考虑到新房改装留给设计师发挥的空间非常少,这种创造没有设计感,于是不想再做新房改装板块,但是我觉得会所、酒店精装修后再改造可以做。这是现状,毕竟为了满足规范化成本,就会有材料等各方面的限制。

基于精装修,我们现在也在这方面定制化的探索和实践。一、同一小区,根据户型的不同做一些局部造型上的变化,在电视墙、床头背景、主墙面等,做到造型上有区别;二、在符合规范的前提下,同样的造型,尽量给出多种不同的材料选择,这种方法在推广之初有点难度,甲方不太接受,因为甲方同一项目甲方一贯选用同样的材料,但看到我们在这方面的探索后,甲方接受了,总体来说客户的反应还不错,现在二期也正在按照这样的思路在做。另外,我们可以根据不同楼盘、不用户型以及入住人群的特点,再做更多的个性化探索,在标准化的同时,摒弃千篇一律,让客户找到符合自己个性化需求的产品,同样的成本、理想的效果。

刘耀儒:需要做大量的前期工作,和房地产公司沟通合作、研究一些大数据、对客户群体进行分析,进而做出个性化需求的聚类。

邹振:这些年践行下来,未来精装修将逐步融入 “大家居”行业,给客户提供一个温馨的家。基于这点,首先是定制化,基础配置满足交付,精装升级和毛坯整装满足入住;第二、创新企业正在快速推进装配化,未来装配式落地是一场技术革命,就如电动车代替燃油气一样,我坚定看好这个未来趋势;第三,AIOT智能物联网,未来会和客户生活紧密相关,会对精装修行业产生深远影响。

何鹏:说一下我们正在湛江做的项目。这个项目,有三个方面的改进,一、味道方面,精装修里的传统排水管是一根主管道,怎么处理都会有味道,我们采用三根管处理;二、灯光方面:加了地灯,起夜或晨起,关上灯空间太黑、打开灯太亮眼,所以我们加了地灯,相比常规灯暗很多,视觉体验比较舒服一点;三、在精装修设计之初就留给客户后期发挥的余地,为客户的后期定制化配饰留有发挥的空间。

刘耀儒:最后一个总结性的发言,概述一下:如何洞见精装修后市场的未来,可以提关键词。

邹振:定制化、装配化、智能化。

黄咏涛:交流。会上看到很多头部企业包括材料商,开发了一些很好的产品、技术,但是我们作为设计院没有享受到这些,我们有些项目委托我们做也做不了,希望协会做一个平台,让企业和设计单位之间加强交流,共同享受或者拓展这一块业务。

李汝超:老子说:上善若水,水非常关键,成也水,败也水;位置非常关键,东南方就好,西方财气好,阴阳讲的就是水和火,人也是水和火。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

宋跃明:在新时代,发现新契机,坚持高质量发展

孙喜顺:标准化是今天,定制化是明天,智能化是需求。

余维:我们做美好生活的倡导者。

[打印]

0
北京市海淀区甘家口21号商务楼704室 备案号:京icp2887005767 中国建筑装饰协会全装修产业分会